智力星全脑教育

新加坡全脑开发技术专注0-16岁儿童学习能力提升

智力星咨询热线4000-158-577

智力星全脑教育
您的位置: 主页 > 行业资讯 > 智力星:他们都会快速阅读法,怪不得那么厉害

智力星:他们都会快速阅读法,怪不得那么厉害

发布日期:2019-09-25 10:55
一目十行,过目成诵的高效率的阅读方法,历来是文人学者梦寐以求的理想。这一点,古今中外盖莫能外。
 
快速阅读,古已有之。在我国的文献记载中,最早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。当时的天文学家张衡就有“一览便知”的本领。《后汉书·张衡传》曰:“吾虽一览,犹能识之。”还有当时的哲学家王充,幼时家贫,没有钱买书,“尝游洛阳书肆,阅所卖书,一见辄能诵忆,遂精通众流百家之言。”《三国志》记载三国时期的诗人王粲,能够一览使知,过目成诵。《三国演义》第六十四回写蜀中刘琼手下
有一位别驾张松,出使魏国,名士杨修拿出曹操所著兵书《孟德新书》十三篇,向其炫耀曹操的文韬武咯。张松看了一遍,就从头至尾背诵出来,竟无一字差错。看来,这绝不是作者的凭空杜撰,是有其历史依据的。
 
《梁书简文帝纪》中称赞简文帝有“读书十行俱下”之才。《北齐书》中赞美河南王高孝瑜“兼爱文学,读书敏速,十行俱下,覆棋不失一道。”《宋史》中对快速阅读记忆的人和事也多有记载,如
《何涉传》中记载,“何涉字济川,…过目不复再读,而终身不忘。人问书传中事,必指卷册页所在,验之果然。”《蔡元定传》记载他,“生而颖悟,八岁能诗,日记数千言。”《魏了翁传》中也说其“英悟绝出,日诵千言诗,过目不再览,乡里称为神童。”《黄庭坚传》中亦言其“幼警悟,读书数过辄成诵。男李常过其家,取架上书问之,无不通,常惊,以为一日千里。”如此等等,不胜枚举。
 
但是,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,这些具备快速阅读能力的人,仅仅被当作天生奇才,他们的快速阅读只是种经验性的技巧,还可不能上升到理论高度来概括和总结,因此也就难免渐渐失传。在国外,具备快速阅读能力的人也在历史上多有记载。据说,法国的拿破仑就是一个酷爱读书,有惊人的记忆能力和快速阅读能力的人。他能在一天内读完20本书,即使外出或率军队远征,也要让人带几十箱书籍来供他阅读在一次和俄国沙皇作战时,拿破仑被打得落花流水,他的书也被俄军缴获。回国后,拿破仑凭记忆开出清单,派人重新购置,当人们将清单和上次的书单核对时,发现竟然一模一样,无一差错和遗漏。
 
美国第35任总统肯尼迪,40多岁就当选此职,是美国最年轻的总统。他每分钟能阅读1200多个英文词,而一般美国人的阅读速度仅为200多个英文词。也就是说,肯尼迪的阅读速度是一般美国人的五六倍。他曾提出过“平面凸现”的阅读方法,即眼睛就像照相机镜头样,可以一次阅读整整一页的内容。显然,这些杰出人物之所以能取得令世人瞩目的成就,和他们具备异乎寻常的阅读速度和阅读效率是具有密切关系的。美国前总统卡特在当选之后,就专门抽出两个星期时间,请专家来为他传授快速阅读,以便到白宫后能及时处理由总统签发的堆积如山的文件。
 
在现代欧美发达国家中,高级管理人员,特别是担任董事长或总经理一类职务的人,每天的业务工作中,有3/4时间消耗在阅读各种文件资料上,用于创造性工作的时间仅为1/4。这是因为,在这些国家中,所有的社会活动都特别注重契约,所有的事项都要写在书面上,一切活动都要严格按契约书上的条款来办事。像我们中国人这样靠囗头承诺进行业务往来的现象,在那里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。因此,地位越高,每天处理契约文件的工作就会越多,越重要。这种社会生活上的必要性,才正是快速阅读在欧美发达国家率先被作为一门新学科而加以研究、推广和应用,并得以迅速普及的根本原因。
 
 
智力星课堂:他们都会快速阅读法,怪不得那么厉害!
 
快速阅读首先起源于美国,是适应20世纪初的“经济巨浪”和“文化巨浪”的冲击,社会生活节奏明显加快的形势而产生的。当时,出版物狂增,读者若依靠传统阅读法来阅读,便不能不堕入茫茫书海之中,被信息淹没。然而,这只不过是快速阅读的起因,其科研进程在初期是很缓慢的,好像不知从何处着手。取得突破性进展并确立最早的训练方法和训练器材,却是建立在一个意料之外的基础之上一—这个基础是美国空军提供的。当时,空军战术专家面临一个严峻的课题:许多驾驶员在飞行时不能及时辨别远处的飞机,亟需提高他们的瞬间感知能力。在生死攸关的空战中,在这方面的无能为力实在是个巨大的失利,将永远失去战斗的主动权。因此,空军的心理学家和教育学家都来着手解决这个问题。他们发明了一种叫做速视仪的装置,让敌机和友机的形象在屏幕上显现的时间可长可短,尺寸可大可小。开始时,飞机图像显现的时间长,尺寸大然后逐渐缩短显现的时间,尺寸也逐渐缩小。他们惊奇地发现,当小得像一个斑点似的飞机图像以1/500秒的速度在屏幕上显现时,经过训练的普通人都可以分辨出来。由此可见,过去人们对眼睛的瞬间感知能力估计得实在太低。
 
阅读学家得到这一信息后,马上意识到,这是对快速阅读有重大意义的成果。他们决定把这一成果应用到快速阅读训练当中,并照猫画虎地使用土述装置和方法。首先,以5秒之久显现一个大字母在屏幕上,然后逐渐编小字母大小和缩短显现时间,直到屏幕上同时显现出四个非常小的字母而显现时间只有1/500秒时,受训者仍可以辨认。这一结果证明,经过训练的普通人可以在一分钟分辨12万个字母,如果按每个单词平均6个字母来计算,就相当于2万个单词;而现在美国人的平均阅读速度—每分钟200个单词,只是其1%可见,人在阅读速度方面的潜力是相当巨大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随着美国经济、科技、文化的进一步发展,快速阅读开始进入推广阶段。
 
最初,是举世闻名的哈佛大学开办了第一期快速阅读训练班。在其带动下,这种训练班很快在各地的大、中、小学校中普及,国家和各种基金会纷纷投资,集中一批专家学者专门进行研究和推广,并创办学校,出版专著,设立学位,使这一新学科很快茁壮成长起来。现在,美国有专门研究和传投快速阅读的速读学院,可以为学习者授博士学位,现代化的计算机、多媒体技术,也在快速阅读训练中发挥其作用,使训练的过程更富于趣味性,更多姿多彩,也更易于见成效。
 
目前,美国80%以上的高等院校都开设有快速阅读课程,许多中小学校都把快速阅读列入教学计划,使学生尽早掌握这种高效率的学习方法和工作方法。由此可见,快速阅读这一新兴学科在美国已经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同,并已具备了相当高的学术地位。
 
而法国早在到20世纪70年代,快速阅读法就已经成为独立学科,并把它列入国家重点科研项目。80年代初,法国在全国的小学校推行“创造性阅读法”,其目的在于利用儿童掌握的文化知识及其应用知识的能力,培养他们独立阅读的能力。这是因为,法国的心理学家和语言学家的研究成果证明,成人学习快速阅读要比青少年困难的多,原因是成人的思维方法比较僵化,而青少年的思维方法则灵活的多,且可塑性强。法国快速阅读专家的研究也证明,整体阅读法适合于教给8-12岁的孩子,选择阅读法适合于教给不超过15岁的孩子。
 

咨询热线

4000-158-577